《托絲卡》的事故現場

這幅漫畫作者是André Carrilho,來源:The New Yorker雜誌。

Puccini知名的歌劇Tosca在1900/1/14首演【註1】,而這齣戲之於歌劇,就像Macbeth之於劇場,是出了名的「受到詛咒」,也就是演出時意外特別多。

當2011/9 Washington National Opera在演出這齣劇時,The Washington Post訪問了該檔製作的導演David Kneuss。Kneuss就提到,他自己在過往35年與全球最棒的20個托絲卡合作過,而她們各有特色,例如每個人面對最後托絲卡從Castel Sant’Angelo城牆跳下自殺這段,做法都很不一樣。例如Montserrat Caballe與Luciano Pavarotti在Metropolitan Opera演這齣時,雖然他覺得卡芭葉很棒、很有性吸引力,但她膝蓋不好,也不願意跳,解決方式是他們做的佈景要讓她能稍微跑一小段,然後假裝縱身躍下,但實際上是躲在一片布景之後。但像Eva Marton可就不同了—她運動細胞不錯,會奮力躍下,有次跳下的力道還大到把接住她的床墊跳破成二半。【註:前排球選手果然就是不一樣啊。這場演出是1999在大都會歌劇院,結果瑪桐謝幕時滿身都是床墊中的羽毛。】至於在大學時練體操的Cynthia Lawrence,則是像飛在空中一般—Lawrence曾說她在Royal Albert Hall曾跳出26英呎的個人最佳記錄。至於Kneuss當時合作的Patricia Racette,則是有種冒險的衝勁。Kneuss剛開始在大都會歌劇院工作時,則是遇到名伶Renata Tebaldi:那是一場新年除夕演出,也是她最後一場托絲卡;下戲後,演劇末追兵的演員跑來和Kneuss說,「我們要被炒魷魚了。剛才我們衝上去[追捕托絲卡]時,提芭蒂怎樣就是不肯往下跳。」Kneuss大惑不解:「你們在說什麼?她剛才不是跳了?」「沒有,是我們把她推下去的。」提芭蒂畢竟不是一般女高音,所以她有次在日本演出時,就沒有跳下去,而是推開二旁震驚的士兵、不急不徐走路離場。

托絲卡演出史上曾經出過不少差池,而且我不是說像Gheroghiu的Tosca忘記來探訪被囚的Cavarodossi那種。一個故事是,有位托絲卡可能與劇組人員處得不是很好,於是在演出時,他們把原本的床墊換成了蹦床,結果這位知名的托絲卡跳了下去又彈了上來好幾次。不過主角究竟是誰,倒是眾說紛紜:Eleanor Steber曾說這是1938年Lily Djanel在Havana發生的事;有人說是Ljuba Welitsch 1950年代在Wiener Staatsoper發生的事—指揮是Herbert von Karajan;著名的杜蘭朵Eva Turner則曾在電視上宣稱,那是她在Lyric Opera of Chicago的經歷。

龍套演員也很可能帶來大災難:據說在舊金山War Memorial Opera House一次演出《托絲卡》時,演行刑手的龍套演員在臨上場前被指示,上臺要射殺臺上的人,再與主角一同離場。可是他們上場時發現有一男一女;想了一下後,(畢竟這齣戲叫《托絲卡》,感覺又是悲劇,)他們射殺了那個胖胖的、看起來應該是演托絲卡的女人,可是沒想到倒下的是男生而不是她。托絲卡在場上比手勢要趕他們下場,但他們接到的指令是要和主角一同離場,所以他們待著不動;等Spoletta帶著追兵上場、托絲卡一躍而下後,他們看到主角終於「離場」了!眼見機不可失,這群演員就一個個跟著她從城牆上跳了下去。


托絲卡是巨星Maria Callas在歌劇舞台最後幾年的招牌,而且她總堅持要和男中音Tito Gobbi搭檔。卡拉絲近視嚴重,上台也無法戴眼鏡;據說在一場演出中,她的托絲卡殺了Scarpia後找不到離場的路線;應該已經「死掉」的Gobbi只好偷偷提示她,但提示到後來忍不住笑場。隔天報紙評論稱讚戈比,說他演出史卡皮亞垂死掙扎的樣子很有說力。另外由於卡拉絲戲劇張力驚人,據說戈比演這齣戲時都有點擔心會被她真的宰了,有一次還真的被劃傷,雖然不嚴重。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在1964年倫敦Royal Opera House一次演出中,戈比真的救了卡拉絲一次:根據他自傳所述,當他們在第二幕周旋時,卡拉絲太靠近桌上的燭台,結果假髮燒了起來,於是戈比假裝想抱住托絲卡,藉機用手把火熄掉。卡拉絲第一時間不知道戈比為何有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但仍配合演出戲劇,後來看到他燒到的手後,在台上找空檔偷偷向他致謝。

假髮被燒到的不只卡拉絲,1970年代Galina Vishnevskaya一次在維也納歌劇院演出中,她在殺了史卡皮亞後,假髮也意外著火,結果已經「身亡」史卡皮亞坐了起來、往她撲過去;根本不應該在這場戲中出現的男高Placido Domingo也從後台衝出來,二人一同幫她滅火。比較可怕的是此外女高音瑪桐1986年在大都會一次演出中,在與男中音Juan Pons拉扯時,Pons肘擊到她,使她下巴脫臼,但她還是敬業演完戲;根據瑪桐的說法,她被迫創造新的演唱方式:由於下巴不聽使喚,她唱 “Vissi d’arte"只能用舌頭變換母音!男高音Gianni Riamondi 1965年在羅馬一次演出時,則是行刑隊用的道具槍火藥太多,打到他時造成燒傷。男高音Fabio Armiliato也很慘:他1995年在Macerata Festival與Raina Kabaivanska一同演出,行刑後他演的Cavaradosi很明顯沒「死」,而是痛到坐了起來,因為道具子彈顯然太有力,打傷了他。據說他在接下來的場次是很敬業地撐拐杖演出,但後來拐杖竟然在臺上了、讓他進一步受傷,而不得不取退出剩下的場次,影片如下:https://youtu.be/Uk4N8ltMAqE

不過舞台上的死也有比較搞笑的:Régine Crespin一次在大都會歌劇演出托斯卡時,演史卡皮亞的是法國同胞Gabriel Bacquier,沒想到臺上找不到刀子,她只好用叉子戳死史卡皮亞。另一次災難性的經歷則是發生在巴黎的Opéra-Comique:她當時已經拿好刀子藏在背後,史卡皮亞也已經逼近她,但她要亮刀時發現,刀竟然卡在她衣服背後的縫線中,怎麼努力掙扎都拔不出來;男中音慌張地用悄悄話和她說,「快!快殺死我!要來不及了!」她在絕望之餘只好用最駭人的眼神瞪著他、大吼歌詞 “Muori! Muori!"(死!去死!),男中音也很配合地倒地。隔天有位樂評說,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史卡皮亞是嚇死的。」

我自己個人最愛的故事,是卡芭葉傳記中講的:有次她演的托斯卡在和史卡皮亞對峙時,她推到了一張椅子,結果不小心把椅子壓垮。觀眾哄堂大笑,悲劇氣氛頓時煙消雲散,但沒想到卡芭葉突然抄起臺上另一張椅子,扔向舞臺後方的佈景,把椅子砸得粉碎;全場觀眾頓時安靜。天曉得那位史卡皮亞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,敢惹這樣一位托斯卡!



註:

  1. 我們現在熟悉的其實是略為修改後的1909年版。2019/12/7 Teatro la scala由大師Riccardo Chailly指揮了1900年原始版,我也針對該演出寫了一篇關於二個版本的比較,可看這裡
  2. 這場演出是2016/4/16在維也納歌劇院:男高音Jonas Kaufmann在唱完第三幕最詠嘆調 “E lucevan le stelle" 後被觀眾要求安可;安可後的間奏結束後,該出場的托絲卡竟然不見了。Kaufmann在台上傻笑唱出 “Ah, non abbiam soprano…" ,然後起身用德文向觀眾致歉。事後女高音Angela Gheorghiu宣稱,她本來要出場了,但聽到考夫曼在安可,於是走回去坐在自己的更衣室等待,後來也沒聽到內部廣播叫她的聲音。

參考資料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